威海举行供热管理立法听证会 这些问题居民最关心

首页

2018-10-26

  居民代表套内建筑面积等于建筑面积  用热面积如何界定,关系着老百姓的钱袋子,所以最受居民代表关心。 在立法听证会上,来自乳山的居民代表王金玲针对这个问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王金玲表示,目前,乳山市的用热面积一直是按照建筑面积来计算,每平方米的用热费用比威海市区要低一些。 随着高层住宅楼的增加,按照建筑面积来计算用热费用,对公摊较大的高层住户有失公允。   《意见稿》第二十七条规定,住宅按照《不动产登记簿》记载的套内建筑面积确定用热面积,这与乳山现行的按照建筑面积来确定,有何区别呢王金玲抛出了自己的疑惑。   市燃热处副处长程忠志就此做出了解释:套内建筑面积不等于建筑面积,它是有资质的测绘部门经过科学测量确定的法定面积。 一般来说,套内建筑面积要比使用面积略大一些,但由于测量的科学性,它比使用面积更具有公平性。 同时,使用套内建筑面积确定供热面积,能够减少高层建筑的公摊面积计入供热收费。   此外,《意见稿》第32条规定,对集中供热覆盖区域内低收入困难家庭和其他需要特殊照顾的家庭,实行采暖热费政府补贴。 王金玲和古北社区居委会代表王爱花都表示,希望能对其他需要特殊照顾的家庭进行明确规定,保证更多特殊群众能享受到供热服务。   供热企业是否可以设定温度上限  在供热工作方面,供热企业代表代远路首先表达了自己的看法。 他说,每年供热季,室内温度高低不仅让居民纠结,也困扰着供暖企业。

  这两年,我们在为居民提供舒适的温度时,更加注重节能、环保等要求,但是在温度方面,一直没有划定一个明确的区间。 代远路表示,《意见稿》只对温度下限进行了规定,并没有规定温度上限。   因此,代远路提议,是否可以设定温度上限,让供热企业在供热时有所参考,也让广大居民对室内温度高低有一个更加清晰的概念和认知,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投诉。

  此外,针对每年供暖季都会出现的失水、盗暖现象,供热企业代表们一致表示,希望《意见稿》对此类行为制定相应的制约、处罚内容,以遏制盗暖行为。   开发企业供热换热站房能否建在地下  供热工作涉及多方利益,房地产开发企业便是其中之一。

开发企业代表刘海生对《意见稿》第8条中的新建居住小区应当规划、设计地上供热换热站房及第25条中的新建居住建筑需要供热的,供热工程验收合格后,建设单位应当于当年9月30日前向供热企业提出用热申请两块内容提出了不同意见。   刘海生表示,在地上规划、设计供热换热站房,会占用土地,能否改成在地下规划供热换热站房。 此外,对开发企业来说,当年9月30日前向供热企业提出用热申请,时间有些紧迫,能否将截止日期延迟一些。

  对于刘海生的意见,程忠志也进行了解释。 他表示,随着智能化供热的发展,电子设备对防潮提出了要求更高,如果将供热换热站房设在地下,不仅设备容易损坏,还会影响居民供热。 在经过充分的调研论证后,我们认为将供热换热站房放在地上,会更加有利于供暖设施的安全,更好的确保供暖的质量。 程忠志说。   而针对延迟开发商用热申请截止时间,程忠志表示,每年供暖前的准备工作时间相当紧迫,如果将截止日期延迟,供暖企业将无法在10月30日前完成供暖准备工作。   物业企业室内温度不达标咋界定  每年供热季,居民对于室内温度总是存在许多争议。 究竟是何原因造成各家室内温度差异,一直困扰着广大市民。 对此,物业服务企业代表郭立刚认为,《意见稿》应该对室内温度不达标的原因进行界定。

  郭立刚的提议,引起了大家的讨论。 有人认为,供热具有特殊性,因为热量传导受许多因素影响,无法对其原因进行明确界定;还有人认为,虽然是同一栋楼,但由于各家楼层、位置以及室内装修材料的选择不同,都会对热量传导造成差异。   在认真聆听了大家的意见后,市住建局工作人员表示,室内温度一直是备受争议的话题,他们将在会后针对这个问题进行讨论。 同时,程忠志还就室内温度差异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他告诉大家,我市的供热工作一直以给市民提供舒适的温度为目标,只要温度适宜均衡,就不存在供热不足的问题,少数居民也不应一味追求高温。   市住建局继续面向社会征求意见  两个小时的立法听证会,每位参会代表都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,并与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进行了面对面的讨论和交流。

  会后,市住建局政策法制科副科长张学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此次立法听证会,社会各界代表围绕供热管理的服务水平、建设标准、供热收费面积测量以及供热争议的解决办法等,提出了自己的宝贵建议,他们将会对这些意见和建议进行整理、分析,并就意见采纳与否与各位代表进行沟通。   这些意见和建议作为我们立法的有力依据,促进《威海市供热管理办法》更加完善。

张学庆说,目前,《威海市供热管理办法》还处于征求意见阶段,希望各位市民和各个企业积极提出意见和建议,他们将依据这些意见和建议,进行更加严谨的论证,对法律进行进一步的修改和完善。

(威海晚报记者李林文姚威图)。